s
首頁 > 517888九五至尊老品牌2 > 詳細信息

詳細信息

中國重化工大布局

中國重化工大布局 化工与环境僵局如何破題? 

如果有人問你,化工企業跟環境是什麽關系?在大多數人眼中,答案可能很簡單對立。

化工企業對水、空氣造成的汙染經常見諸媒體,化工行業也被認爲是高耗能産業,爲當地帶來資源壓力,石化、化工與環境的關系俨然成爲一個僵局,而“談化色變”也已經成爲社會的常見反應。

但在近日華東理工大學和上海化工理事會主辦的一場論壇中,諸多石化、化工領域的學者和企業家給出了不一樣的答案。

“社會各方面認爲化工是一個造成汙染的主要來源,這是過去化學工業造成了環境汙染,”華東理工大學校長、中國工程院院士錢旭紅說,“而今後的環境生態汙染是要靠微量的化學工業所解決,只有它知道真解在哪裏。”

這一番話被在場的聽衆總結爲“解鈴還須系鈴人”。“生物柴油、水處理等其實都有化工行業涉足。”現場一位投資界人士對本報記者解釋說。

多位學者和行業人士認爲,未來中國重化工業仍是支持國民經濟發展的基礎性産業,尤其是未來中國參與國際競爭的主要行業之一,其發展前景不言而喻。

盡管如此,在場多位學者和行業人士坦言,對于化工産業而言,資源環境的雙重壓力依然存在,如何破題,將成爲化工未來得以長遠發展的必由之路。

能源環保雙重壓力

從數量上說,中國已經成爲石化大國。截至2012年底,中國原油一次加工能力已經達到6.63億噸/年,全年原油實際加工量46781萬噸。乙烯生産能力達1520萬噸/年,而2012年全年乙烯産量爲1486.8萬噸,位居世界第二位。

“但我們必須清醒地看到,石化工業作爲爲經濟發展提供物質支撐的同時,也消耗了大量的能源,”中國工程院院士、曾任中國石化(600028,股吧)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的王基銘說,“既是能源消費大戶,也是碳排放大戶。”

王基銘提供的一組數據顯示,石化工業的總能耗占全國總能耗的比重,已經從2005年的71.3%上升到了2010年的77%左右。

按照王基铭的总结,石油化工行业已经通过结构调整、技术进步、强化管理等方式节能减排,“跟2005年相比,2010年石化与化工行业单位的工业增加值能 耗降低了35.8%,二氧化硫排放量下降11%,废水排放总量下降8.9%,固体废弃物排放总量下降82.7%”。

“但目前企業之間的發展並不平衡,”王基銘說,“産能和落後産能並存,裝置及單位産品能耗水平也參差不齊。”

王基銘指出,由于裝置規模小、技術水平落後等因素,一些200萬噸以下的小型加工廠、煉油廠要比達到規模的煉油廠能耗平均高出45%以上。

而除了看不見的能耗,外界對石化、化工企業更爲敏感的是其對環境造成的損害。王基銘舉例說,他1964年畢業工作的上海高橋煉油廠目前就由于環境的壓力面臨搬遷,“包括安慶、石家莊、滄州,這些老的煉油企業都面臨這樣的問題。”

以安慶爲例,這座位于長江中遊、全國廠城一體的重化工城市中,由于石化廠含硫的化學物質排放,形成臭氣,使得周圍居民向環保部門投訴,當地環保局人士也自嘲自己爲“治臭辦”主任。

反應更加劇烈的是PX項目,廈門、大連、甯波、成都、昆明等地准備上馬PX項目時,都遭到民間的強烈抵制。

“目前把PX妖魔化了,”王基銘說,“但是對于石化工業來說,環境問題處理不好,石化工業就難以發展。”

僵局如何破題

來自資源、環境的壓力似乎把石化、化工産業逼到了牆角。面對這樣的僵局,華東理工大學商學院院長吳柏均在接受本報采訪時認爲,在這樣的情況下,還是要尊重科學。

“化工産業的發展是社會進步的體現。”但吳柏均指出,目前化工行業的領軍人物、企業決策者,在決策的時候有時系統性不夠,可能出現爲了技術而技術。

“化工門類繁多,但是不管再小的化工項目都是一個小的系統,除了自身生産環節以外,涉及到與環境敏感者的溝通、技術論證及信息的公開透明,”吳柏均說,“這需要讓企業決策者在進行項目選擇的時候更爲系統地考慮問題。”

吳柏均透露,華東理工大學能源與化工産業方向EMBA已經正式啓動,“希望能夠培養更多具有系統思維的行業領軍人物,以應對目前化工行業所面臨的資源環境壓力”。

在企業層面,這一觀點已經被接受並付諸實踐。巴斯夫大中華區董事長關志華表示,在巴斯夫已形成了對生産環節的環境風險管理,並且與社會大衆溝通。

“我們不斷地跟社會大衆溝通,來了解他們的需求,”關志華說,“需要跟他們說明化工行業是幹什麽的,我們並不是關起門不斷偷排,而是更加透明和公開地面向公衆。”

而由于社會需求的存在,目前化工領域中,也出現了以大量解決資源環境爲目的的項目,比如生物柴油等。

“同時,從宏觀層面上講,也要考慮産業布局,因爲盡管單個項目汙染很少,但是有可能全國項目累積起來就造成大的汙染。”吳柏均說。

王基銘也認可這一觀點,他表示目前我國石化産業區域布局分散,集約化水平偏低,産業內容雷同問題嚴重。“四川、雲南、貴州都要建煉油廠,這樣太過分散。”

“對于整體的布局,有相應的産業規劃。”吳柏均說,“化工涉及到供水和排放的問題,因此基地化和集中化是一個基本原則,而由于水的限制,整體的布局不會有太大的變化。”

吳柏均指出,目前的問題在于,由于地方競爭,有時負責招商引資的開發區根本不考慮供水和排放,從而導致汙染控制出現問題。

“通過提高准入門檻,提高標准,增加像排汙權交易這樣的經濟手段,消化化工産業在治汙和減排方面的成本,增加中國化工在環境制約下面向世界的競爭力。”吳柏均說。


分享到:

版权所有?517888九五至尊老品牌2  电 话:0791-86228682  手 机:13970852848(王經理)

地 址:江西省南昌市南昌丰源金润广场0栋43号  技术支持:B6910B80D56C3C89F47588F821D3136F.JPG  备案号:赣ICP备15006218号-1